• <noframes id="6i3mc"><progress id="6i3mc"></progress>
  • <font id="6i3mc"><samp id="6i3mc"></samp></font>

      期貨開戶一站式服務!

      【反洗錢】反洗錢宣傳月(八)_上游洗錢案例分享(下)

      發布日期:2022-08-10  瀏覽量:

        基本案情:

        被告人孟某某,無業,系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件被告人張某某女婿。

        (一)上游犯罪

        2017年2月,王某甲未經國家金融主管部門許可,以企業經營為掩護,謊稱山東某酒業有限公司為擴大生產規模需向社會募集資金,并承諾給予投資者高額返利,引誘投資者投資,進行非法集資活動。2017年2月至4月,張某某、王某乙經王某甲介紹后通過口口相傳、微信朋友圈等方式,在天津市薊州區向社會公眾宣傳其投資返利模式,并通過組織投資者免費到山東某酒廠旅游參觀、幫助投資人在網上注冊賬戶等形式,引誘投資人投資,共向22人吸收投資款人民幣710余萬元。

        2021年1月5日,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檢察院以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對張某某、王某乙提起公訴。2021年7月22日,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認定二被告人犯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判處張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判處王某乙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5萬元。判決已生效。

        (二)洗錢犯罪

        2017年2月至4月,被告人孟某某明知張某某從事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活動,仍舊提供自己名下中國建設銀行卡和中國農業銀行卡供張某某、王某乙使用,并按照張某某要求將收取的400萬元集資款轉入王某甲、王某乙及張某某個人銀行賬戶用于個人支出等用途,造成相關錢款無法追回。

        訴訟過程:

        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檢察院在辦理郝某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案過程中,經梳理涉案資金去向,發現張某某、王某乙吸收的集資款大部分轉入孟某某名下銀行賬戶。部分證據顯示,孟某某系張某某女婿,經常到訪張某某非法集資場所。綜合以上證據,判斷孟某某可能涉嫌洗錢犯罪。2020年6月28日,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檢察院將該線索移送天津市公安局薊州分局立案偵查,并密切跟蹤案件辦理進度,重點圍繞洗錢罪主觀明知及其掩飾隱瞞故意,同步引導偵查取證。

        針對孟某某對其轉移資金系非法集資所得的明知,檢查機關引導偵查,重點圍繞張某某等人日常經營合法收入與孟某某幫助轉移非法集資款數額之間明顯不符為核心開展工作。通過與相關金融機構密切協作,調取銀行流水、微信聊天記錄、補強口供、證言等言詞證據及開展實地走訪等工作,一是查明了張某某全部收入來源與相關異常流水情況,證實孟某某銀行卡日轉賬頻次密集,數額與正常經營收入情況嚴重不符,洗錢行為可疑點得以對比排查清楚;二是查明了孟某某對幫助非法集資活動洗錢的主觀明知,證實孟某某經常性到訪張某某經營場所,協辦有關工作,其對張某某從事非法集資的事實完知悉,同時,結合其對張某某合法收入來源情況的明知,對比其幫助轉移款項方式、數額等行為異常點,認定孟某某洗錢故意。經進一步釋法說理,孟某某主動表示自愿認罪認罰。

        針對案件定性,檢查機關引導公安機關偵查,查明孟某某并非涉案公司員工,未實施非法吸攬資金行為,也未與上游犯罪行為人存在事前和事中通謀,犯罪故意并非幫助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犯罪,而是幫助張某某個人進行非法集資所得的轉移,轉移錢款也被用于個人支出等用途,因此,孟某某依法不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的共犯,應定性為洗錢罪。

        針對洗錢數額,檢查機關對孟某某銀行賬戶轉出金額性質進行了全面梳理。結合卷中證人證言,通過制作表格逐項列明資金收入、支出及余額情況,逐筆判斷資金走向,扣除孟某某工資等合法收入和重復轉賬金額,確定本案洗錢數額。

        2021年1月22日,天津市公安局薊州分局經立案偵查,以孟某某涉嫌洗錢罪移送審查起訴。2021年3月3日,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檢察院以洗錢罪對孟某某提起公訴。2021年4月16日,天津市薊州區人民法院作出判決,認定孟某某犯洗錢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20萬元。孟某某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典型意義:

        嚴格落實“一案雙查”,及時發現洗錢犯罪線索。洗錢行為的本質在于對特定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掩飾、隱瞞。由于非法集資犯罪是洗錢罪上游犯罪,檢查機關在辦理此類案件過程中,應充分發揮法律監督職能,嚴格落實“一案雙查”的要求,同步審查是否具有掩飾、隱瞞非法集資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行為,尤其是密切與金融機構的協作,關注能夠反映資金去向的各類轉賬憑證、交易記錄及流水明細等。對于洗錢線索,應當將相關證據及時移送公安機關,并做好引導偵查工作。通過發揮提前介入、審查逮捕、審查起訴等職能,圍繞洗錢罪主觀明知程度、行為人客觀參與情況及涉案資金去向,補充完善證據,為適用認罪認罰從寬制度打下良好的證據基礎。

        依法運用推定,綜合認定洗錢犯罪嫌疑人主觀明知。洗錢罪是故意犯罪,其明知包括知道或者應當知道。雖然《刑法修正案(十一)》刪除了關于“明知”的表述,將“自洗錢”行為納入規制范疇,但檢察機關仍應當證明“他洗錢”犯罪嫌疑人對上游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確實知道或應當知道。在辦理非法集資下游洗錢犯罪案件中,檢察機關應注重引導偵查從以下幾個方面證明明知:一是以犯罪嫌疑人與上游犯罪行為人的關系密切程度及外圍證據為切入點,審查其對非法集資行為的認知;二是審查轉移、轉換財物的異常性,審查來源、去向及用途,交易金額大小,不同銀行賬戶之間的劃轉頻次等;三是審查犯罪嫌疑人對異常性的認知,重點審查可否適用推定情形,通過犯罪嫌疑人協助轉移、轉換與上游犯罪行為人職業或財產狀況明顯不符的財物,推定其對轉移、轉換對象為犯罪所得具有明知。同時,充分結合犯罪嫌疑人身份背景、工資收入、認知能力等情況,綜合認定其主觀上對自己幫助掩飾、隱藏的系相關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明知。

        區分故意內容,準確界定上游共犯與洗錢罪。檢查機關辦理洗錢案件,應重點審查犯罪嫌疑人實施掩飾、隱瞞行為的故意內容。對于非法集資下游洗錢案件,一方面要審查犯罪嫌疑人對上游犯罪的人員組成、具體分工、實施方法等有無認知,與上游犯罪行為人有無共同追求非法集資犯罪結果發生的意志因素,另一方面要審查犯罪嫌疑人實施掩飾、隱瞞行為的故意,是基于其在非法集資活動的地位、分工,還是基于幫助上游犯罪行為人個人進行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掩飾、隱瞞。對于幫助上游犯罪行為人個人進行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轉移、轉換,并未共謀幫助實施上游犯罪的,如具備明知,應當認定為洗錢罪。

        全面梳理固定證據,依法認定洗錢犯罪數額。洗錢犯罪數額是指掩飾、隱瞞的相關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數額。在具體查證過程中,檢查機關可以結合證人證言、犯罪嫌疑人供述和辯解等證據,在相關金融機構配合下,對犯罪嫌疑人所提供的銀行賬戶的資金收入、支出情況進行詳細梳理,將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收入、重復轉賬部分及取證后仍存疑的金額予以扣除后,確定其掩飾、隱瞞的非法集資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數額,依法認定洗錢犯罪數額。

        個人賬戶妥善保管,警惕身邊洗錢陷阱,遠離違法犯罪活動

      免費預約期貨開戶

      姓名: *
      手機: *
       
      上一篇:【反洗錢】反洗錢宣傳月(七)_上游洗錢案例分享(上)
      下一篇:【反洗錢】反洗錢宣傳月(九)_《反有組織犯罪法》
      国产成人精品日本亚洲专区不卡
    1. <noframes id="6i3mc"><progress id="6i3mc"></progress>
    2. <font id="6i3mc"><samp id="6i3mc"></samp></font>